首页 致力于打造海口百姓生活时尚门户网站! 客服QQ:270935151 海口信息网谷歌地图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海口新闻 > 正文

迷信诈骗专盯老太太 海口警方揭开“拍肩”谜局

作者:海口信息 来源: 日期:2014-11-3 16:55:34 人气:4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海口信息网资讯:海口市公安局龙华分局刑警大队专案组历时半年,破获系列迷信诈骗案件,揭开了长期盛传的“拍肩”被骗谜局。

  以吴某女、李某菊、郑某花3名儋州籍妇女为主要成员的诈骗团伙,在海口等地利用迷信手段,专门针对早上买菜的老年女性下手,以询问外国神医、老中医、风水先生等为借口搭讪,编造老人家里有灾难需作法消灾为手段,骗取老人信任拿来大量现金和金银首饰作法,趁机调包诈骗钱财。仅2011年至今年3月,该迷信诈骗团伙就作案达200多宗,骗取了老人大量养老金。而受害人被骗后,往往对家人称被陌生人“拍了肩”,“迷迷糊糊就把钱拿出去了”,从而使家人无从追问,也让“拍肩”“迷药”之说盛行社会,搅乱人心。

  群众对迷信诈骗案的告破拍手称快,赞誉警方力克硬案,破除了谣言,安定了社会人心。

  诈骗步骤:

  第一步:选择作案地点、选择作案时间、找到作案对象

  第二步:第一个女子装病询问“神医”住处

  第三步:第二个女子主动告诉第一个女子知道“神医”住处并带路

  第四步:邀请老太太一起去看“神医”,并夸赞“神医”能治百病

  第五步:带着老太太绕一圈后到达预谋好的地点,并在路上拉家常套取老太太家人信息,用手机短信或电话发送给第三个女子

  第六步:第三个女子上场自称是“神医”家人:儿媳、孙女等

  第七步:“神医”家人借“神医”之口说出老太太家有灾难需要钱财消灾

  第八步:老太太信以为真,并在第三个女子陪同下从家中拿来现金、首饰,或者到银行取来现金

  第九步:将现金和首饰用报纸包好“作法”并调包

  第十步:叮嘱老太太被家人追问时以“被拍肩”托辞

老人报案被骗8万

  2013年7月7日上午,一位72岁的程老太太在家人的陪同下到海口市城西派出所报案:她刚被三个女子骗走8万元。

  程老太太哭诉了被骗的过程。就在当天早上8点多,程老太太去坡巷路城金市场买菜,在市场门口,一个妇女向她打听一个“新加坡老医生”住在哪。

  正说着,旁边一个自称是“琼山中学王老师”的女子凑过来说她知道老医生的住处,可以带路去找,并一再说这个老医生医术很高明,什么病都能够治好。

  两个妇女一再邀请程老太太一起去看看老医生。程老太太想这个时候买菜还早,就答应一起去。两妇女很会说话,一路上跟程老太太聊家常。

  两妇女把程老太太带到了城金市场斜对面的公交车站,一个年青女子一见带路的妇女就很熟悉地打招呼,带路的妇女说这个年青女子就是“新加坡老医生”的孙媳妇。

  两个妇女对年青女子、也就是“新加坡老医生孙媳妇”说正要去找老医生看病。四人一路说着一路走到了金盘路与坡巷路交叉路口的一块空地上。

  年青女子叫三人先在那等着,她马上回家去问“爷爷”这时有没有空看病。

  过了一会儿,年青女子返回来说:“我家爷爷现在很忙,有许多病人等着,需要改个时间再来。”

  她还专门对程老太太说,她家爷爷已经知道了程老太太家的情况,住在哪个小区,家里有几个人,都在干什么工作,也知道程老太太退休前是某学校的老师。不过,她家爷爷说,程老太太家人有个孩子得了一种难治的病,最近家里还会有灾难发生。

  因为年青女子说的情况跟程家的情况完全相同,孩子得病的情况都一清二楚,这令老太太十分佩服老医生的“神力”,戒备心理松了下来,一听说家里要遭灾难,立即慌了神,便问她如何才能化解。

  年青女子说,化解灾难需要一些现金和金银首饰,包在一起交给她作法就可以消灾。她特别强调,拿来的财物只是为了“作法消灾”,会全部还给老太太,她是做善事,一分钱都不要。

  程老太太信以为真,在年青女子陪同下回家拿来了银行卡,在城西路中国农业银行去取出了14万元。但要走出银行时,老太太看着这么多钱突然感觉舍不得,遂拿出6万元另外存起来,只拿8万元用绿色塑料袋装好。

  虽然年青女子一直陪着,但并没有进老太太的家门,只在小区门口等。到银行后,她也只是在外面等着,没有进去。

  回到金盘路与坡巷路交叉路口的空地,程老太太将装着8万元现金的塑料袋交给年青女子作法消灾。

  年青女子对着塑料袋作起“法”来。之后,将作好法的袋子交还给程老太太,嘱咐她回家后不要告诉任何人,一定要保密,要等九天以后再打开塑料袋,家里的灾难就全部消除了。

  曾经担任老师多年的程老太太回到家里,心里突然起了嘀咕,越想越不对劲,遂打开塑料袋,发现那8万元现金早已不见,袋子里是旧报纸包着的三瓶矿泉水。

  程老太太的被骗,引出了一场警方持续半年的猎狐行动。

被骗的都是老太太

  程老太太的报案立即引起了警方的重视。当天,案件就转到了海口市公安局龙华分局刑警大队。为了及时破案,龙华公安分局立即抽调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全力侦破此案。

  当天中午,专案组民警赶往案发现场,详细了解程老太太被骗的过程,调取周边监控视频,并走访附近群众,但是除了受害人讲述的诈骗者是三个妇女,年龄一个五十来岁,一个四十来岁,一个三十来岁的情况外,没有发现更有价值的破案信息。随后,专案组民警在城西路、坡巷路、金盘路一带连续排查了半个月,仍一无所获。

  警方试图从程老太太被调包的包裹上着手,但包裹里只有一张普通旧报纸包着三瓶普通矿泉水,都是常见的物品,没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专案组感到,这是一个硬骨头。

  “我们感觉到,这些嫌疑人手段很狡猾,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专案组成员刘警官说。

  连续一段时间,专案组成员吃不好、睡不香,马不停蹄地开展侦查工作。经过对案情的反复分析,一些基本信息开始明朗起来:团伙作案;作案时间通常为早上;对象主要为清晨出门买东西的老年女性;犯罪嫌疑人往往利用老年女性关心家人,迷信一些老中医或风水先生的心理特点;手法基本为利用老人反应慢,在“作法”中施行调包。

  但这些犯罪分子隐藏在哪里呢?这个问题困扰着专案组办案民警。

  2013年11月,一条线索浮出水面。

  通过大量调查,专案组发现了一名可疑女子。此人叫李某菊,身份证显示为47岁,海南儋州人,就在程老太太被诈骗8万元的当天,即2013年7月7日,李某菊曾在案发现场附近的一家宾馆出现,并且就在当天,警方得知有4万元转入李某菊的银行账户。

  根据李某菊的照片和体貌特征,警方发现此人与受害人程老太太描述的其中一个诈骗女子的体貌特征很相像。然而,当专案组民警将李某菊的照片给程老太太辨认时,后者却认不出来,并坚称“不是这个女的”。

  唯一的线索断了,案件侦破工作陷入僵局,然而此类案件却不断地发生。

  2013年8月28日上午8时许,一位去美兰区建山里菜市场买菜的符老太太,被一名女子询问要找一名“香港林老医生”治病,之后一个自称是“国家工作人员,丈夫是海中教导主任”的女子凑近主动说认识“林老医生”,并再三称道“林老医生”能治百病,愿意带二人去看病,之后“林老医生孙女”出现,并传“林老医生”的话,说符老太太家小孩有灾难,需要现金和金戒指来作法化解,从而骗走了老太太75000元现金和三枚金戒指,共计83000元财物。

  2013年10月7日早上7点多,家住美兰区青年路荣耀园小区的卢老太太在青年路白龙市场买菜时,被一个自称已结婚十八年还生不了小孩要找附近一位140岁、从新加坡回来的老医生看病为由搭讪,被该女子伙同另外两名分别冒充“王老师”、“老医生孙女”的女子骗走现金10300元和一条金项链、两枚金戒指共计17800元财物。

  2013年10月13日,家住新埠岛的李老太太在新埠岛菜市场,被一个询问“一百多岁神医”住处的女子与另两名分别冒充认识神医者、“神医孙女”的女子合伙,谎称李老太太的儿子当天下午6点之前有灾难,要其用现金和首饰作法消灾,骗取老太太信任,回家拿来1600元现金、一个金戒指、一条金项链一对金耳环和存折,之后,在“神医孙女”的陪同下,又拿存折到海甸二东路邮政储蓄银行取出现金50000元交给“神医孙女”作法,结果被调包骗走。

  2013年11月29日早上7点多,琼山区府城一位王老太太在城东市场文庄路口,被三名女子用谎称其儿子被“鬼上身”,骗走现金1700元、一条金项链、两枚金戒指、一个银手镯、一对金耳环共计13700元财物。

  同样手段的迷信诈骗案还在继续发生。

  2014年1月28日上午10点多,庄老太太在龙华区义龙西路欣奇蛋糕店门口遇到一个女子向她打听一位“新加坡老医生”住处。之后一个自称是“黄老师”的女子主动带路,到达义龙路与龙丰路交叉路口,“正好遇到”了“新加坡老医生孙媳妇”。后者转了一圈回来后,谎称“新加坡老医生”预测到庄老太太家中有灾难,需要现金和首饰作法消灾,从而骗取老太太回家取来现金13400元和一个圆形黄金戒指、一条黄金项链来包好作法,结果被三人使用调包计骗走共计价值18600元的财物……

四年作案200多宗

  迷信诈骗案件接二连三发生,遍及海口四个区。

  许多老人的家属在报案时,都称老太太回家后表现异常神秘,不肯告诉家人发生了什么事情,即使家人知道老太太受了骗,但再三追问之下老人却说被陌生人“拍了肩”、“被麻了”,结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迷迷糊糊了”,“人家叫怎么做就怎么做了”。

  许多老人被骗的钱财都是“压箱底的钱”,是从退休养老金里省吃俭用留下来备急用的钱,是保命钱!

  警方感到,这些案件绝不是个案,而是一个有组织有预谋的团伙作案,要破案,不能搞案件“单打独斗”,必须统一所有已发案件来综合侦破。

  于是,龙华分局主要领导立即将情况向海口市公安局反映,市公安局党委高度重视,指示专案组整合优势资源,对全市近年来发生的迷信诈骗案件进行分析研判,尽快寻找案件突破口。

  这一整合立即产生了效果,专案组从2011年发生的案件开始梳理,结果发现,在2011年,全市发生迷信诈骗案30多宗,2012年有60多宗,2013年有80多宗,而2014年前三个月有30多宗。

  四年时间,就发生了200多宗迷信诈骗案。

大海捞针寻破案线索

  作案手段高度相似,嫌疑人专门针对老年女性下手,以询问神医、老中医、风水先生住址为幌子,多人联手设局,以受害人家人要遭灾为恐吓手段,诱使受害人拿出大量现金和金银首饰来“作法”消灾,趁机调包骗走受害人的财物。

  而且,在忽悠受害人前往“看神医”的过程中,嫌疑人总要让受害人上一辆7座的面包车,绕一个大圈,把年纪较大的受害人“转晕”。所谓的“作法”也主要是在面包车上进行,这是调包的好地方。

  那么,“神医孙女”、“神医儿媳”是如何知道受害人的家里情况的呢?经过分析案情,警方初步断定,就是上场的第一个和第二个嫌疑人在跟受害人聊家常的过程中获得了受害人的家庭情况,以手机短信或者打电话方式告知了第三个出场的嫌疑人,从而使其在跟受害人见面时,一下子就能说服受害人,解除受害人基本的戒备心理,从而受骗。

  再则,警方还发现,嫌疑人用来调包的报纸和矿泉水,都是最普通的,随时可以获得的,根本不带有明显特征,这更加增加了获取线索的不确定性。

  警方基本确定为团伙作案,团伙成员当中以三名妇女为主角,另有一到两名男子配合作案,团伙成员实行交替作案,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200多宗案卷加起来,差不多有大半个人高。专案组成员天天埋在卷宗里,寻找嫌疑人的蛛丝马迹,简直就跟大海捞针一般!”专案组刘警官说,“狐狸再狡猾总会有露出尾巴的时候。就是通过这种大海捞针地排查,我们最终还是找到了嫌疑人露出的尾巴。”

  专案组成员不分白天黑夜地“啃着”案卷,感觉肩上的担子越来越沉重。

  专案组张警官说:“这么多案子,这么多受害人,这些犯罪嫌疑人骗了这些老人辛辛苦苦的‘养老钱’,真是缺德,不把这个案子彻底破了,让这些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我们怎么向这些被骗的老人和家属交代!怎么对得起头上的警徽和身上的警服!”

嫌犯落网拒不交代

  案件情况逐渐明晰,专案组民警个个摩拳擦掌,只等狐狸露出尾巴,就能一举逮着。

  虽然警方已经张网以待,但是该团伙的犯罪行为并没有停止,迷信诈骗案件还在不断发生,而且超出了海口范围,大有向全省蔓延之势。

  犯罪嫌疑人在哪里呢?难道潜伏起来了?专案组民警不禁自问。

  2014年2月25日,三名女子在屯昌县大剧院门口对一名老太太实施迷信诈骗时,被老太太的家人及时发现后报警。警方在围捕中,两名女子当即落网,一名女子逃脱。经审讯,两女子一个叫李某菊,一个叫郑某花,而另一名脱逃的女子叫吴某女。三人都是儋州籍人。

  屯昌警方从两名女子的身上搜出了用来“作法”的神纸、香烛、罗盘、八卦图、铃铛等法器,当场扣下了一辆作案的丰田七座商务车。

  但两女子拒绝承认诈骗事实。

  龙华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专案组随后得到了这条消息。

  2013年7月7日程老太太被骗案件发生后,嫌疑人李某菊就处在警方的监控之中。李某菊、郑某花的落网,使案件的侦破工作峰回路转。

  然而,两名女子落网后,仍有迷信诈骗案件发生。

  “这说明,还有人在搞迷信诈骗,那个逃脱的吴某女有重大嫌疑,肯定还有漏网的诈骗团伙其他成员。”刘警官说。

  2014年4月起,吴某女的行踪被警方监控。

  专案组从吴某女的户籍资料入手,找到了吴某女家。但是民警几次前往,都没有找到吴某女。

  吴某女家建有一栋三层楼房,独立小院,房宇的装修和摆设都十分豪华气派。

  警方经过调查得知,吴某女没上过学,本身无业,家里没有产业,三个孩子也都很普通,谈不上有好的收入。

  这样豪华气派的屋宇,钱从何而来?

  专案组详细调查了吴某女收入来源。结果,专案组所有民警都惊呆了,几乎每隔几月就有大笔收入,少则几万元,多则十几万元。比如,在2012年2月到8月,入账31万元。

  而李某菊的账户,仅2011年5月一个月,就入账31万元,6月至9月入账28万元。

  郑某花的银行账户也显示,不断有大笔钱打进账户。

  通过调查三个嫌疑人收入来源发现,三人银行账户经常有大额资金进入,有的进账日对应有受害人报案,而绝大多数的进账日却没有受害人报案。

  “三个没什么文化,又无正当职业的女子,哪来这么多钱入账?这不得不令人生疑。”专案组刘警官说。

  吴某女在哪里呢?

  李某菊、郑某花落网后,虽然一直没有交代她们的犯罪事实,但是专案组还是获取到了吴某女涉案的线索。

  警方通过调查发现,吴某女在海口发生的至少19起迷信诈骗案件中,不但“出现”在海口的案发地点,而且充当了重要角色。

  抓捕吴某女的时机终于等来了。

  2014年4月29日,儋州市区的一个戏院广场,一个四十来岁的女子骑着摩托车前来听戏。她端坐在广场里,入神地听着海南戏,戏院人很多,环境复杂。

  在戏院广场的斜对面,两名专案组民警着便装等候着,佯装闲聊,两眼却盯紧了这个看戏的女子。

  两个小时后,戏散了,女子走出戏院广场,骑上摩托车离开。两名便衣警察迅速跟上,将女子擒获。

  这个女子,就是吴某女。

  吴某女被抓获后,警方从她身上搜出了两张银行卡,但是两张银行卡内并没有钱。

  吴某女一直反问警察为什么抓她,并自称是“好人”,“从没有干过违法犯罪的事情”。

  在接下来的多次审讯中,吴某女始终不承认自己参与了诈骗。

  李某菊、郑某花同样一字不吐,除了一再申明自己是“好人,没有干过违法犯罪的事情”外,始终不承认自己参与了诈骗。

  三个嫌疑人都拒不交代,只字不提诈骗。

 23名受害人一眼认出骗子

  拒不交代!

  专案组的民警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但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专案组决定另辟蹊径,一定要啃下这块硬骨头。即使嫌疑人不交代,也要按法律程序收集足够的证据,将这个案件办成铁案,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

  专案组民警根据前期的调查,将三名犯罪嫌疑人相应的犯罪证据再次一一核实,确保证据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后,决定再进一步把案子做铁。

  “让受害人来指认犯罪嫌疑人,让证据更加固定。”

  专案组将200多宗迷信诈骗案的受害人梳理出来,逐一通知前来指认犯罪嫌疑人照片。

  专案组将吴某女、李某菊、郑某花的照片加印出来,夹杂在十多张其他人员的照片中,请受害人来指认。

  从2014年5月2日开始,指认开始。来自海南多市县的受害人及其家属到龙华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三中队401办公室来指认照片。

  “指认持续了一个半月,来指认的人很多,公安分局天天都像赶集一样,有的老太太已经八十多岁,行动不便,只能在家人的搀扶下前来指认犯罪嫌疑人。”专案组刘警官说。

  如此高频率的指认很快有了结果,有45名受害者模糊认出了吴某女、郑某花、李某菊,有23人一眼认出了吴某女、李某菊、郑某花诈骗了她们的钱财。

  这么多受害人为什么只有少数人能辨认呢?

  刘警官说:“这种情况,我们分析得出的结论是,一是有的老太太被诈骗的时间比较久远,记不清楚了,所以想不起来。另外,我们在侦查时发现,这三个女人都擅长化妆,化妆后与本人相比变化较大,不易辨认。”

  刘警官向记者出示了吴某女、李某菊、郑某花三人得身份证照片、平常照片和化妆后的照片给记者辨认,记者真的感觉要准确认出来相当困难。

  案情真相大白,2014年6月4日,吴某女涉嫌诈骗罪被依法批准逮捕。

  “因为李某菊和郑某花在屯昌犯案被抓获,案件管辖地在屯昌县公安局,所以,专案组目前只负责犯罪嫌疑人吴某女的案件。”专案组刘警官告诉记者,目前,刘某女一案已经侦查终结,目前已移送龙华区检察院提起公诉。

  案件主管刘警官亦坦言,目前已经掌握的刘某女等人的诈骗案涉案金额,只不过是整个犯罪案件中的冰山一角。从对三名嫌疑人的调查情况来看,还有许多受害人没有来公安机关报案,这个利用迷信诈骗钱财的犯罪团伙,还有大量的犯罪事实警方尚未掌握。

  “不过,这个迷信诈骗团伙的告破,揭开了长期传说的‘拍肩’‘下迷药’诈骗的真面目,破除了谣言,稳定了社会人心。所谓被‘拍肩’后失去意识,被骗子完全操纵,从而‘迷迷糊糊就把钱交出去’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这只是受害人被骗后,不知道如何交代又担心家人埋怨而找的借口而已,这个借口恰恰是骗子的一个封口手段。”专案组刘警官说。


本文网址:http://www.0898.la/hkxw/832.html 更多相关海口资讯尽在 海口信息网 转载请注明本站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