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致力于打造海口百姓生活时尚门户网站! 客服QQ:270935151 海口信息网谷歌地图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海口农业 > 正文

海口外来菜农生计状况:蜗居窝棚 年收入仅4万元

作者:海口信息 来源: 日期:2014-12-5 16:20:48 人气:5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海口信息网迅:木棍、木板、帆布、铁皮能遮风挡雨就是家;潮湿、易燃、凌乱、拥挤再不堪也是栖身处;只为守着租来的菜地日夜劳作不谈什么奢望;只求吃下的苦能在老家盖幢房盼能落叶归根


  12月1日凌晨4时许,许多市民还在睡梦中,海口琼山区凤翔街道五岳管区尚道村附近的菜农们,却早已在地头开始了一天的劳作。就在这时,一场大火将广西菜农陆安胜原本辛苦却又平静的生活打碎,大火将这个家的全部财产烧毁,也吞噬了他两个孩子年幼的生命。


  这一场大火,也让外地菜农这个群体引起人们的关注。在海口市郊的许多田地里,都有他们的身影,来自广西、湖南、四川等地。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在自己租种的菜地旁,都会搭建起简易的窝棚,这也就是他们在海南的“家”。近日,南国都市报记者走进外地菜农老莫的家中,走近他们不一样的生活。南国都市报记者王小畅 徐培培/文




  一菜农的窝棚本版图片均由南国都市报记者陈卫东 摄




  海口滨江西路南渡江边一菜农的厨房,灶台的四周都是易燃物。


  日子


  一家人蜗居简易窝棚 起早贪黑围着菜地打转


  在海口众多的外地菜农中,提起他们时,最先让人想到的就是菜地旁的一间间窝棚。在海口椰海大道丁村菜地旁的一个斜坡处,就有这样的两间窝棚。


  这两间窝棚面积约有十来个平方米,就用木棍、木板、帆布搭建起来。其中的一间是老莫夫妻住的,另一间是他妹夫的。他家的窝棚隔成了“两房一厅”,两个窄小的房间只能容下一张木板搭成的床,零散地挂着衣服和堆放着一些用品。他俩夫妻住其中的一间,另一间以前是给孩子住的,但现在子女都不在身边了。


  窝棚里没有铺水泥,只是将泥土夯实了,雨天就会很潮湿。“客厅”也是一样乱,地面上丢着几个矮板凳,角落处有一张桌子,就是主要家具了。桌子旁边是一台小电视,这是他们家唯一的大家电。他妹夫家也差不了多少。


  3日11时,记者来到这里时,老莫的妻子黄女士正在挨着窝棚搭的“厨房”内准备午饭,得知记者过来采访,黄女士叫了几声,老莫才从床上爬起来。这个点对他来说是“早起”了。


  老莫在丁村租了三亩多的地,主要种西洋菜。谈到这,老莫很感谢南国都市报,去年有企业在菜地周边倾倒水泥浆,造成水质污染,“如果没有你们报道,我们这可能都不能种菜了。”


  由于三亩多地“赚不到钱”,老莫在去年又在苍东村租了三亩地,但这样一来,就得两地奔波忙碌。一般吃完午饭后一点多,他就得骑上二十分钟的三轮车去苍东村的地里干活,那边地主要种的是空心菜。


  “一天休息不了几个小时。”老莫称,白天种菜,晚上八九点后就得收菜,两个菜地轮流收,还要把菜捆成一把一把,一个晚上要绑200多把,四百多斤重的蔬菜,得一直忙到凌晨三四点。菜收好后,妻子可以回家休息一会,可老莫还要骑着三轮车,赶着送菜到府城的批发市场,生意好的话,早上六七点就可以卖完。之后,他才可以回家休息,睡到中午。


  这样日复一日的辛苦生活,老莫已经习惯,“我们种菜的就这样。”老莫夫妻俩的情况,是众多在海口的外地菜农的一个缩影。


  孩子


  种菜是为看孩子 孩子高考前还得回老家读



  老莫家的“大家电”,就是一台小电视

  老莫是广西藤县人,今年五十岁,和妻子来海南种地已有十多年,现在住的这个地方,是他们的第三个窝棚了。


  谈起为何要住窝棚,老莫回答得很干脆,“我们种菜的都这么住,没有其他什么想法。”


  老莫父亲过世后剩下八旬老母。他们四兄弟都在外打工,于是商量每人轮流回老家照顾母亲一个月。因此,老莫现在每隔三四个月,就得回一趟家,花销与以前相比就更大了。


  十多年前,他和妻子带着三个孩子来海南谋生,选择种菜,是因为“孩子需要照顾,如果只是一个人去外面打工也赚不到什么钱,但种菜两人可以一起干,还可以看孩子。”


  在开始的那些年,菜价很低,每天能卖个一百多元就已经很不错了。可三个小孩子都要上学,对他夫妻俩来说,压力不可谓不大。


  同其它外地菜农一样,由于没有本地户口,老莫当时只能给小孩子选择民办学校。大儿子和二女儿只读到初中就不再读了,儿子现在在广州打工,女儿则已出嫁。目前二十岁的小儿子正在广西南宁读大学。他也是在民办学校读到初中,“因为户口不在这边,不能参加高考,高中时回老家读了。”


  妹夫家的小孩读书经历与他家的情况一样。“听说现在上学,比以前更严格了。”老莫称这是自己看报纸知道的。




老莫妻子正在“客厅”吃午饭


  票子


  辛苦一年收入四万 遭遇疾病、风灾得靠自己


  对于外地菜农来说,不单孩子上学是一个问题,遇到台风、疾病时,他们不了解相关的政策,享受不到充分的社会保障,只能自己解决。


  回忆起“威马逊”台风,老莫夫妻仍然记忆犹新,“幸亏两个孙子提前去广州了。”黄女士庆幸地说。当天下午起风后,窝棚右边的挡板最先被吹开,夫妻俩试图冒着风雨修补,可是风雨越来越急,一处被修好另一处又被掀开了。晚上,风达到最大,两人已经无力再修补了,只能躲到一处穿上雨衣,看着台风将棚顶逐渐掀掉。


  “我们就这样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风小了,立马开始修房子。”老莫感慨地说,他们在海南这么多年,第一次经历这么大的台风,房子里的东西全湿了,菜也被水淹受损。


  台风后两个多月,因为蔬菜损坏,老莫夫妻都没有什么活干。这也让老莫错过了今年蔬菜的主要销售期。老莫称,他们一年种菜收入约有十万元,扣掉成本等费用,利润约四万元,经历这场台风后,今年收益受到很大影响。


  “听说当地村民受灾还有政府补助,但我们只能靠自己。”老莫说得很淡然,他认为不管什么事靠谁也靠不了多少,只能靠自己去解决。


  几年前,妻子在一次干活中,不慎导致右腿骨折,大概住院了一个多月,花了近三万元。由于他们是在广西参保,医保只能报销30%。“我们生病的花费也要比多别人多。”老莫称。


  房子


  心中挂念老母亲


  想回家盖房养老


  虽然在外地没能得到充分的社会保障,但当与记者谈到为何不想回老家时,老莫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称出来这么多年,也没有赚到钱,还是不要回去了。


  不过,落叶归根的观念,始终根植在他们心头。“如果我们四兄弟中有人回家了,照顾母亲就不用大家轮流。”老莫一直挂念着家中的老母亲。


  如今,两个孩子已经长大成家,夫妻俩计划等小儿子大学毕业后回老家去,盖一幢房子养老。“年纪大了,身体不像以前,现在干活久了腰就痛,不能一直干这个了。”和记者聊完,老莫赶忙去刷牙,黄女士已经做好了饭,他吃完后要去苍东村的地里干活。


  与老莫对生活充满奔头不同,曾经是全家希望的两个孩子,在大火中被夺走后,对陆安胜一家来说,几乎意味着希望的破灭。记者近日了解到,办理完孩子的后事后,他们决定先回老家看看,对于未来的去向,他们也感到很茫然。


  说起在海南的这些年,陆安胜有些无奈。他说,老家那边的家人多地少,和很多新婚夫妻一样,他们都选择早早地外出打工,却因为没文化屡屡碰壁。在城市的边缘,做一个默默无闻的菜农是最无奈的选择。和很多同乡一起,陆氏夫妻默默地劳作,每天摸黑摘菜、卖菜,在附近村小读书的两个孩子,承载了夫妻二人全部希望。然而在这唯一的希望破灭后,夫妻二人对未来却无计可施。


本文网址:http://www.0898.la/html/hkny/1062.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