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你是哪颗星
听书 - 你是哪颗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50.良宵

作者:常冬 / 更新:2020-09-17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此为防盗章

宁芮星一张脸涨得通红,喉咙因为紧张羞怯干涩得很。..cop>也不知道为什么,又或许是由于之前不该有的调戏,一对上他,宁芮星便紧张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解释了。

明明是被他叫着,跟在他后面过来的,怎么就变成了自己追到部门来了?

宁芮星长得白净,又生得乖巧,浑身上下从发丝到脚尖都透露着精致的干净,没有张牙舞爪的獠牙,反而是规规矩矩的微微有些局促不安,看着就让人很有柔软的好感。

几个学长学姐唇角含笑,脸上纷纷染上了调侃,用着一副“我懂”的表情看着宁芮星,特别是她手里还捏着报名表,无疑是“人证物证”俱在,多说了反而有种掩耳盗铃的苍白辩解。

宁芮星觉得自己应该要解释,不然这个误会闹大了就不好了,将报名表轻轻地放在桌上,几乎想也没想地伸手拉住江屿的衣角,嗓音轻颤,透着明显的不安紧张,“学长,我能单独和你谈谈吗?”

毕竟那件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何况一旁还有等着看好戏的学姐和排队报名的新生,要是直接和他在这里开天窗说亮话,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忍不住去八卦事情的前因后果。

感受到衣角下方的牵引力,江屿微微地低头,看着她清澈瞳孔深处盛满着的紧张,往下捏着衣角白皙修长的手指,喉结微微动了动,狭长的眼眸漆黑如泼墨中染上了几抹不明显的暗色。

江屿低垂着眼眸,敛了敛不经意外露的情绪,眼神又是酷似一汪清泉的平静,扯唇无声地笑了笑,话语里有他自己都不明朗的意味,“你先报名。”

“啊?”宁芮星没想到他会说这句话。

可这是他所在的部门,她怎么可能再报名参加?

“等你填完报名表,我就听你说。”江屿简单地解释,见宁芮星踌躇在原地迟疑,脸上的表情是可见的纠结,一张小脸微微苦巴巴地皱着,像是笼罩着沮丧。

江屿轻咳了一声,表情仍是一如平常的淡然,宁芮星却是陡然回过神来,没再犹豫,拿起一旁的笔刷刷地写下自己的学院专业,名字和联系方式。

反正只是填个表,到时候初试不过来也没有事。

等她放下笔,江屿状似漫不经心地随意瞥了一眼,而后将眼神落在了仰头看着他的人身上,嗓音很低,“走吧。”

宁芮星愣了一两秒,看着逐渐远离的挺拔背影,咬咬牙跟了上去。

-

灯光苍白的楼梯间,底下是铺着红地毯的一节节楼梯和喧闹嘈杂走动的人群,楼上却是另外一副光景。

宁芮星看着背靠着墙壁,身上的气息无端有些慵懒的人,半明半暗中,他的脸看得并不真切的模糊,可宁芮星却能在脑海里拼凑出此刻他每一寸线条走状鬼斧神工似的俊美脸庞,和这几次见面常有的冷然表情。

这样一张不似人间该有的俊脸,实在是让人看了一眼就难以忘记。

他没说话,眼神也不知道聚焦在何处,比起跟在他身后听着规律的脚步声和似有若无的平缓呼吸声,这样像是被时空停滞一般的寂静,让宁芮星的心里说不出的紧张。

紧张之余又带了点微微有些陌生的情绪,胸腔里的心脏跳动的频率异常地快,仿佛都要脱离了本身的躯体容器。

“学,学长,”宁芮星小心翼翼地开了口,见自己嗓子干哑得厉害,忍不住轻声咳了咳,打破了空气中原本的沉寂,继续说道,“那件事是个意外,我和我舍友在玩游戏,那是游戏惩罚,对你说那句话不是我的本意,要是给你造成了困扰,我在这里和你说一声对不起。”

刚开始还有些结结巴巴,语无伦次的,后来却是越说越顺了。

宁芮星也是一股脑地将自己心里所想的话给说了出来,抬头想看那人的反应,却见他仍是保持着如雕塑姿势一般的一动不动,连半分眼神都没赏给她。

宁芮星只当他还没介怀,原先组织的话语没有任何的作用,当下更紧张了。

脑子里一片空白,也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嗓音紧绷中都快染上了颤意,“学长,我不是故意说那句话的,真的我发誓,我对你没有一丝企图……”

江屿垂放在身侧的手在听到某个字眼时微微动了动,赫然地开口,音质如大提琴一般刻意压低的低沉沙哑,“哦?”

单字音节上扬的语调仿佛带着主人的疑惑不解,而后又继续问道,“这么说,那天无论是谁,你都会说那样一句话?”

宁芮星想也没想,见他似乎相信了这解释,迫不及待地就重重点头。

眼前这位学长虽然外表长得很是让人心动,但对着一个并未熟悉的陌生人,要不是游戏原因,她真的没胆子敢开口说那样一句话。

反正事情解释清楚了就好,其他再怎么误会也没事,学校这么大,之后也见不着几次,宁芮星想。

江屿仿佛是猜透了她的想法,皱了皱眉,低声说道,“我知道了。”

看了一眼低着头如同小学生犯错一般的宁芮星,江屿收回自己的目光,抬脚就要往楼梯口走下去。

只是经过宁芮星身边的时候,江屿的脚步顿了顿,身体慢慢地转向宁芮星。..cop>江屿低头,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眼睛看,捕捉到她眼底一瞬间的紧张和迷茫后,扯唇笑了笑。

硬朗的脸部线条和下颚冷峻的轮廓因着这笑意弧度无故柔和了几分,似乎变得有些容易接近,在昏暗的环境下,勾勒出了几分迷人的蛊惑。

饶是宁芮星在先前的近距离观看中养成了点免疫,还是有些看呆了。

“宁芮星。”

江屿掀了掀唇,她的名字,在他的口中被咬出,仿佛酝酿了点难解的情绪,还有莫名的缱绻,听了让人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小悸动。

“啊?”听到自己的名字,宁芮星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来这个学校不久,哪怕是熟悉的学姐,以及刚刚在外头开玩笑的学长学姐,也是“小学妹”的唤着她,可只有眼前的这位,用着再低沉不过的嗓音,念着她的名字。

江屿低头,拉近了与她的距离,不足贴面,但炙热的气息却因为够近的距离喷洒在了她的脸上,而那白嫩的脸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变得粉红。

就连那双晶亮的眼睛,伴随着主人的仰头,此刻也是盛满着他的倒影。

他敛了敛眉目,好似自己根本没有过在刚刚某一刻陌生发酵的情绪,染上了一丝漫不经心,在和她的对视中,慢慢地开了口。

“后天晚上的初试,我等你来。”

-

从博学楼出来后,宁芮星一路低着头,看着校道上的涂鸦,心里有些复杂和迷茫。

那个学长的最后一句话,带着她不过去就誓不罢休的强硬,他的口吻,也像是和她达成了某种口头约定,宁芮星毫不怀疑自己如果真的临阵脱逃了,会不会接到来自学生会的电话轰炸。

早知道就偷偷改电话号码了。

因着正好是社团招新的时间,昔日宁静一片的校园是咋咋呼呼的热闹。

方婷妤和许佳雯早已报好名先回宿舍,就只剩下宁芮星挽着莱音的手走在校道上,迎面走来的几个女生脸上染上了几分急色,脚下生风似的步履匆匆,叽叽喳喳的聊天声音隔着不远的距离,伴随着晚风传入了宁芮星的耳里。

“听说刚刚江屿学长去了博学楼了,我动态好多人都在发,还真的是和别人口述中说的一样帅。”语气带着毫不掩饰的迷恋。

“真的是,不过他去学生会报名处干什么,”女生的同伴有些不解,“不是已经内定会长了吗?还管部门的事情?”

“这不是还没换届嘛,站着好歹也是个门面,他管着的可是学生会所有部门里最忙的部门,吃力不讨好,一有什么活动就得他们部门外出联系赞助,原先都没几个人报名,可江屿一来,一个个都上赶着抢着报名,都知道江屿连校花方可欣都拒绝过,谁还没个幻想,都想当那个与众不同的例外。”

“出身好,自己的能力和外貌还那么出色,专业绩点满分40,当真是“前后无对手,管院只江屿”的北华大学第一人,关键私生活还干净,听说进来学校两年了,也没和哪个女生不清不楚过……”

声音随着逐渐远离的距离渐渐地小了下去,一旁的莱音握着宁芮星细白的胳膊,神情兴奋,“与与你刚刚听到了没有,想不到我们学校还真有这种人,昨晚调戏的那个就已经很极品了,谁知道学校还真的藏龙卧虎,早知道我们刚刚就应该晚点走了,说不定还能看到这个传说中的江屿学长。”

“这个八卦我可赶紧要在群里和她们分享,看来这学生会是拼尽力也一定要进去了,学生会会长和小干事的爱情故事,哈哈哈这听着怎么就那么让人兴奋激动……”

相比于莱音难以抑制的兴奋,宁芮星却是没有什么感觉。

她虽然不知道那个学长的名字,但相比于刚刚从旁人口中听说的江屿事迹,宁芮星盲目地觉得那个学长该和江屿伯仲相当。

这种想法只是一瞬间从心底油然而生,很快被宁芮星给抹杀掉。

她觉得自己有些好笑。

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呢,想那么多干什么。

刚刚一进门宁芮星就从抽奖箱里抽出自己要演讲的题目,小纸条上写着两句话,“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和“百无一用是书生”,正好形成了一个辩论的论题,考验口才和应变能力,而宁芮星他们需要总结出自己的看法。

进门的时候正好轮到一个经济学院的男生在演讲,宁芮星赶紧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思考自己论题的时候,忍不住向江屿看了过去。

头顶上的白炽灯光明晃晃地打在他的脸上,周身的气质与旁人隔开的,不只是一星半点的距离,微微地低垂着,紧抿着唇,指节分明的手指翻阅着书桌上放着的资料。

明明是有些严肃的场合,愣是让宁芮星看出了点他动作间的漫不经心。

看着他抬头,宁芮星才反应过来,急忙转移自己的目光。

江屿的声音不算高,甚至只是平常的音调,但他就是有一种莫名的气场,能让声音传递到整个教室的所有人耳边,让人想要放下手里的事情去仔细聆听他所说的话。

面试不仅需要演讲,还需要在江屿强大气场的注视下保持镇定,这种经历体验,真的是谁上谁知道。

“外联部需要代表学校直接与外面的企业交接,假如现在我需要你拉到某项赞助,但得到拒绝,你最多会去邀请几次,为什么”

“对外联部你有什么了解,比起他人,你有什么我必须录用你的优势?”

“你演讲的题目是‘大学校园秩序的维持’需要‘他律’还是‘自律’,可是刚刚通篇你讲的是自律,不是自相矛盾吗?还有,针对你的发言,我提出一个问题,如果外联部正好碰上事情需要你来做,而你正好在上课,老师点名关系到学分,你会怎么做?”

按照进门的顺序排序演讲,每一个上去演讲,宁芮星的心里就更加地紧张。

题目在她看来不算太难,就是江屿的反应着实有些太快,别人稍有出错,他就能抓住那个点无端放大,让人哑口无言,甚至他身后坐着的几个学长学姐如同摆设一样,提出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剩下的,是江屿提出的略有些刁钻的问题。

不得不说,对待面试这件事,还真的有传说中的严谨态度,让人难以招架。

眼看着就要轮到宁芮星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转身走到教室中央面对着面试的学长学姐。

见几个学长学姐唇角带笑,让宁芮星放松了不少,刚想去看江屿,就见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低下了头,拿着笔,仿佛在登记什么东西。

他没看她,让她轻松不少。

江屿低头,长睫遮住了所有涌动的情绪,听到她的声音发愣间,手中的笔已经不受控制地在纸上写下她的名字。

宇宙发光物体中最闪亮的星星。

耀眼不自知,冥冥之中却吸引旁人不自觉地想要靠近。

江屿的药也的确是好用,一天下来,宁芮星的喉咙和声音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整个人也没有那么难受。

她是文学生,对于这种理论辩论一向是拿手的,在这么多人面前演讲,到底有些紧张,不过却是渐入佳境,从一开始的磕磕绊绊到后来的流利顺畅。

“我的论题是……,在我看来具有片面性,古人有云,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百日维新公车上书的是书生……但若放在战争年代上来讲,书生的确不如将士……”

迟疑了两三秒,宁芮星才说出自己收尾的话语,“刚刚我从两方面来阐述我的观点,但我更想说,若真的百无一用是书生,那在座的各位又算得了什么?”

她这一句话,无疑是将矛头对准了学长学姐,还有周围的其他面试者。

学生学生,不也是书生的一种。

教室因为宁芮星的话落,一瞬间的寂静。

外联部的几个干事有明显的怔楞,其实不管宁芮星表现如何,这个外联部她是一定会进来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新顶点小说网(www.0898.la) 手机版:m.0898.la】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